专一博士奶茶总店在哪里

我来帮TA回答

喜茶总部在哪里

广东省深圳市

喜茶总部位于深圳。2012年,喜茶HEYTEA起源于广东江门一条名叫江边里的小巷,原名皇茶ROYALTEA,由于无法注册商标,故在2015年全面升级为注册品牌“喜茶HEYTEA”。 2019年4月18日,获第八届“中G食品健康七星奖”。

2020年7月14日,继推出瓶装果汁产品后,喜茶子品牌喜小茶推出瓶装汽水饮品。此次产品的售卖渠道除了喜茶线下门店、线上百货外,还将在其他外部渠道售卖。 

2020年3月31日,喜茶在官方微博、微信发布了全新子品牌“喜小茶饮料工厂”,第一家门店落地在深圳华强北。

2020年3月23日,喜茶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:由高瓴资本和Coatue(蔻图资本)联合领投,投后估值或将超过160亿元。

2019年10月16日,喜茶萧山首店在银隆百货正式开业。

2019年7月,喜茶完成一轮由腾讯和红杉资本领投的融资,投后估值90亿元。

coco奶茶总部在哪里?

奶茶行业在近两年发展是比较迅速的,市面上已经出现了众多不同的奶茶店,要是大家现在还有开一家奶茶店的想法,那您就要加盟coco奶茶这样有特色的品牌才行,这样才能在竞争激烈的餐饮市场上脱颖而出。那么,coco奶茶总部地址在哪?都可奶茶加盟费多少钱?下面,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吧。【coco奶茶意向加盟登记表】



随着coco奶茶加盟的不断发展,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知名的创业项目,在市场上的影响力也是很不错的,想要加盟coco奶茶的投资者也比比皆是,coco奶茶总部地址在哪?赶紧看看下方为大家准备的加盟详情介绍吧。


coco奶茶总部地址在哪?


coco奶茶加盟隶属于T湾亿可国际饮食股份有限公司,总部位置在台北市111士林区後港街116号3楼。现在大家都知道coco奶茶总部地址在哪了吧,在您觉得加盟这个项目之前,先来了解一下加盟流程吧。这样才能够在加盟过程中井井有序,顺利加入。



加盟流程:


1、加盟咨询


有意向加盟者网上留言咨询coco奶茶加盟详情。


2、参观考察


参观公司总部,主要参观环境和coco奶茶店铺形象,参观完毕后,双方就其情况进行详细洽谈。


3、申请加盟


确定好了加盟意向,就需要尽快的向coco奶茶总部提出加盟申请,填写加盟申请表。


4、签订合同


双方在没有任何异议的情况,便可以签订加盟合同,合同一式两份由coco奶茶品牌总部及加盟商分别保管。



5、店面选址


加盟商提供店铺地址(或是总部协助选址),公司对店铺地址进行评估,并且对该地市场进行考察。


6、店面装修设计


总部针对店面的实际情况,为加盟店设计店面门头效果图和室内平面布局图,coco奶茶加盟商负责装修施工。


7、运营培训


开业前加盟商需要派遣相关人员前往coco总部进行培训,包括技术培训、运营培训等。


8、开业活动


门店建设好后,加盟商还需要准备开业活动,进行开业宣传。


9、开业大吉


所有产品,人员到位,奶茶店开业大吉。



coco奶茶总部地址在哪?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了,总部位置是非常好找的,想要考察的朋友可以和我们的在线客服取得沟通,约好考察时间。这个项目开店流程简单,总部还能提供全方面的协助,让您轻松开好一家奶茶店,赚取更多的财富。【coco奶茶加盟申请】

coco奶茶奶茶店总部在哪里?

现在不少人是都有意向去开一家奶茶店的,但是现在奶茶品牌有很多,在选址方面上来看还是比较广泛的,我们应该更加注意一些消费者们倾向的奶茶品牌,这样一来在运营中才会有更高的收益,有很多小伙伴们都在问,coco奶茶总部在哪里的问题,coco都可加盟总部就位于上海,其详细地址就在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19号。【coco奶茶意向加盟登记表】

现在有意向开coco奶茶店的人数还是比较多的,该品牌在国内有着很不错的口碑,而且在影响力上来看,在任何地方开新店当天就能吸引消费群体前来购买,因此,它也成为了投资商们的创业目标。

总部位于上海的coco奶茶店,以高速的发展和严格要求来面对竞争,即使是现在有无数个奶茶品牌,coco奶茶也能轻松占领上风,这就是品牌的实力和魅力,所以说它的到来一定可以帮助加盟商们创造更美好的生活。

如今的coco奶茶店在多个国家成立门店,外国人对它的评价也很高,其总部也是在口味上不断改进,在国外开店的话,也会根据不同人群来改良口味,同时也会创新研发出新的产品,从而能够很轻松的留住消费者的心扉。

为什么coco奶茶所有系列的口感都很不错呢?其原因就是它选用了新鲜的原材料,而且是现做现卖,不添加任何其它的物质,每一个步骤都亲力亲为,所以每一个奶茶都会有更加美味纯真的口感,消费者们也会因此更加追捧与它,而且这里的奶茶百喝不厌。

一直以来,该品牌的制作方法很独特,在原材料上也是精心挑选,制作设备上也是一直在升级,为的就是能够把奶茶做的与众不同,而且总部在不断成长中,同时对奶茶也在不断升级和改良,在技术上已经是有了很大的提升,所以说加盟它制作出来的奶茶口味会更加符合消费者的心意。

coco奶茶从发展到现在一直注重鲜活品质,只为让顾客品尝到健康时尚的饮品,其店内舒适的环境和香醇的奶茶,带给消费者们不同感受的味蕾,在市场中拥有更好的发展前景,以独特的口感轻松俘获消费者们的心,加盟它不会让你失望,实力品牌,加盟开店轻松站稳市场,帮助你实现自己的致富理想。

coco奶茶总部在哪里?其地址就在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19号,现在想要加盟的人越来越多,所以所我们更应该抓紧了,其总部的体系外完善,其实力能够帮助投资商们去顺利开店运营,即使你没经验也没关系,在后期培训中,总部也会让你掌握各项技能。

资料参考来源:coco奶茶

古茗奶茶总部在哪里?

《大宋帝国征服史》看过吗?主角就是海盗起家的!我发一些你看看,如果觉得可以,你可以到百度文库或者起点中文网下载来看。
初九之卷—九四之卷 第一章 奇袭(上)
手机电子书·飞库网 更新时间:2009-7-30 17:08:05 本章字数:5608
大观二年腊月三十,乙巳。醉-露-网【西元1109年2月1日】
大宋两浙路明州昌国县【今舟山市,注1】。
赵瑜站在镇鳌山顶的烽火台上,俯视着下方的县城。此时正是除夕之夜,城内***通明,此起彼伏的爆竹声在城中响彻。一阵微风吹过,合着硫磺的气息,把守岁的人们的欢声笑语送了上来,浑然不知大难就在眼前。
扶着雉堞向下观望了一阵,赵瑜弯腰从倒毙在脚边,准备放火报警的烽子尸身上拔出自己的板斧,转身下了楼去。这座烽火台是昌国本岛十七座烽火台中最靠近县城的一座。这颗钉子一被拔掉,昌国县城就如同一名已被扒光衣服的良家少女,将要迎来被海盗凌辱的命运。
提着重斧,赵瑜顺着石阶一步步走了下来。新制的多耳麻鞋刺得他的双脚很是难受。海上的汉子本没有穿鞋的习惯,五趾叉开的大脚直接踏着甲板才是最稳当的。但这次要在山里走夜路,他不得不在脚上套上已经很不习惯的东西。
‘这鞋子有多少年没穿了?’赵瑜想着,‘五年?还是十年?’
前世的记忆越来越淡,现在的他是两浙外海上浪港【今浪岗】寨大头领‘闹海蛟’赵橹的次子,一个虚岁十五的少年。虽然年幼,不过海上男儿毕竟早熟,黝黑的圆脸上已长上了一圈簇青短须,全无半点稚气。身量虽矮,却厚重如石。配上掌中还滴着血的板斧,绝不虞被人小觑。
穿过烽火台黑暗的二楼,再踏上下去的楼梯,底层正厅跳动的***就照了过来,正映在他脸上。几个亲随已经等在那里。
“二郎。”听见赵瑜下了楼,领头的一个迎上前来,是赵瑜从小一起长大的亲近伴当赵武。他抬脚踢踢地上的一溜尸首,道:“这里六个,再加上面的,七个人没走脱一个,都齐了。”同样十五岁的赵武还是一张孩儿脸,却比只有五尺多点的赵瑜高出了半个头去,早已习惯了杀人放火的他满脸兴奋。
赵瑜知道,空气的血腥味是这小子的最爱。这个赵武,还有一个不再这里的赵文,两人都是赵家的远系子弟,跟赵瑜一起玩到大。等赵瑜开始领兵,便一齐做了他的亲随。原本两人也不是叫这个名字,却是做了亲随后,赵瑜给改的。
赵瑜走了过去。六具尸首一字排开,其中穿着最好的两人,年纪也最大,应该就这座烽火台的烽帅和烽副,四个下属的烽子穿着就差了点,几个人双目圆瞪,看起来死不瞑目。
赵瑜微笑地欣赏着自己导演的杰作,‘被养了三个月的小狗从背后咬上一口,也难怪有这种表情。’
这六具尸首,连同上面被赵瑜亲手干掉的,再加上一脸得色的赵武,一座烽火台的八名定员的确一个不少。当初赵瑜为了把赵武安排到这座烽火台中,花了怕不有百十贯。这笔花销在汴梁也许不算什么,但在这个穷乡僻壤绝对是笔巨款。不过若是没有赵武作内应,夺取烽火台也不会这么容易,赵瑜前些日撒下的铜钱,却也没白花。
赵瑜向赵武问道:“陈五哥他们还没到吗?”镇鳌山上的这座烽火台就是入城的最后一道关口,赵瑜怕打草惊蛇,只带了几个亲兵摸上来,剩下的一百来人就由这次行动的副手陈五领着,等在西边的山脚下。等赵瑜拿下烽火台,就立刻派了赵文去通知陈五,命他领兵上山。
赵武应道:“文哥办事不会有差,算时间,他和陈五哥应该就到了。”
正说间,门外一阵咕咕嘎嘎声传来,说不清是山鸡还是蛤蟆,但约定好的信号却是夜枭。
赵武精神一振,道:“来了。”
“学得还是一点不像。”赵瑜笑道,他那个头号亲随看来在口技上没半点天赋。他提斧出门,赵武等亲随也随即跟了上来。
朔日无月,山林间黯黑无光。只见得台前山路上影影绰绰的都是晃动的黑影。人虽众,却了无声息。把这些浪港寨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,拉到衢山岛整训了半个月的成果就在这里。
两个人影一前一后迎了上来,高而瘦的是赵文,矮而壮的是陈五。两人见了赵瑜,齐齐躬身行礼。
赵瑜回了半礼,温言道:“辛苦五哥了。人都到齐了吗?”
陈五木然点头,道:“总计百二十人,一个不差。”
“应该都吃了吧?”赵瑜再问。接下来就要展开战斗了,整个晚上都不会再有时间吃饭。赵瑜早吩咐下去,要陈五在等待时先把晚饭解决。
“都吃了。”陈五答后便抿起嘴,不多说一个字。
赵瑜脸上笑意不减,心中却是不快。他长兄赵瑾的这个亲信对着他时总是冷着脸,虽然礼数周全,却也毫无亲善之意。
‘不知他在床上干女人的时候,是不是也这幅表情。不过在瑾哥面前,谅他也不敢板着这张臭脸。’
道了声辛苦,赵瑜也不愿多话,便领众顺路东行。半盏茶的功夫,就下到半山腰。千百点星火在下方聚成两里方圆的一团,昌国县城正在眼前。
这昌国县旧称翁山。至唐大历元年【西元766年】,因袁晁海上起义而被废县。直至神宗熙宁时,因王安石奏请方恢复,同时‘以昌壮国势’为由,改名为昌国。昌国县城即是在翁山城旧址上重建。
由于地处海岛,昌国城并不甚大,不过两里方圆。城墙高仅两丈,长止六里,而环城壕河在冬天也仅有三五丈宽,最深处只能淹到胸前。最重要的是,昌国城依山而建,以镇鳌山为西北屏障,故此城墙和壕河都仅止于山麓,并没有封口。绕着镇鳌山脚的仅仅只是一道木栅【注2】。
昌国县本属下县,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县城中只有纵横交叉成十字的两条大路,总计不到五百户人家,所以镇守县城的兵丁少得可怜。守四方城门和山口的土兵加起来只有五十多,县衙中隶属县尉的弓手更仅有二十人。而且今夜是除夕,会坚守岗位的一只手就能数完。凭赵瑜手中百名精锐,斩首夺城当是不费吹灰之力。
不过,要是惊动了驻守在县城不远处的三姑寨,昌国巡检司的两百土兵【注3】,那就不一样了。大宋定制,‘弓手为县之巡徼,土兵为乡之控扼。’也就是说,弓手管辖范围只限于县城内,骚扰百姓是能手,动刀动枪就不必考虑他们了。而巡检司的土兵平日里却在山野乡村中捕盗剿匪,在昌国,那是连海盗都敢斗上一斗的主。论人数、论战力都不在赵瑜一众之下。所以,此次奇袭务求一击必中,他们并没有与官军缠斗的本钱。
看到县城,赵瑜一行就停了下来,而赵文赵武却径自前行。好半晌,赵武才先领着两人回来,他们是赵瑜一早派出哨探。
“下面的情况如何?”等两名哨探见过礼,赵瑜问道。
一名哨探上前禀道:“小的方才顺着木栅向北走了一圈,探得分明。这出山路口已被两道鹿角封住。鹿角只比栅栏矮上两尺,也有六尺多,还下得铁链挂锁,有手腕粗细,急切间打不开。路口旁边就有一间院子,亮着灯,有人居住,应该是守门的土兵,如是要搬开鹿角,肯定会被惊动。栅栏靠山这边,有十丈宽的地都插了竹签,露在外的有两寸长,煞是尖利。小的走了半里地,都是如此。”
赵瑜满意点头,这哨探说话条理分明,口才便利,‘是个人才。’
另一名哨探也跟着上前,道:“小的是向南走。地上的竹签也是一般无二,削得极是尖利。小的还拔了两根,就在这里。”说罢,就从怀中掏出两个竹签,递了上来。
赵瑜摩挲着两根竹签。这竹签大约八九寸长,两头皆尖,而且极有韧性。这东西插在地上,如果不小心踩上去,脚底板立马一个血窟窿——这个时代可没有镶了钢片的鞋底。
听到哨探的禀报,除了早知详情的陈五、赵武二人,赵瑜周围的其他人呼吸都粗重起来,显是紧张的缘故。山脚下如此防备,对他们这一队百人来说,却也不比攻打城墙容易。
“众家兄弟不必忧心。”赵瑜笑道,“这事我早已知晓。若非有万全之策,我又如何会如此行险?且等文兄弟回来便知端的。”
注1:昌国:今舟山市。唐称翁山,宋为昌国,至清时改为定海。宋时隶属两浙路明州。下辖富都(本岛及周围小岛)、安期(六横岛、桃花岛一带)、蓬莱(岱山岛及其东北诸岛一带)、金塘(金塘岛及周围小岛)四乡。
注2:明朝以前,昌国的古城墙都是没有合围的,西北面的镇鳌山是昌国的天然屏障,所以城墙止于山脚下。到了明洪武十三年(1380年),在镇鳌山上跨山筑城墙,使西北边城墙相连,“西北跨镇鳌山,东抱霞山,余皆平陆”,形成一个完整的包围圈。城门“东曰丰阜,南曰文明,西曰太和,北曰永安。”
注3:关于昌国巡检司,只查到了宋理宗时的资料,“三姑寨,额六百二十人,今五百四十人”。不过那时已是南宋,海防严谨,且那时昌国已是拥有两万户人家的望县。而本书中还是北宋末年,自然比不上女真入侵、北人南逃后的时代,所以把巡检司兵力定为两百。其实这已经算多的,一般情况下,东南一带的巡检司,额兵不过一百,实际兵力能有五六十就不错了。
初九之卷—九四之卷 第二章 奇袭(下)
手机电子书·飞库网 更新时间:2009-7-30 17:08:05 本章字数:6522
又过了大约一刻钟,赵文终于急匆匆地回来了。ΖuiLu.∏ET跟赵武一样,他也领着一个人。其人光头僧袍,却是一个和尚。
赵瑜、赵武见了那和尚,忙叉手问好:“见过三叔。”
那和尚却不回礼,只急得跺脚:“还见什么礼?也不看看地方,嫌命长了不是?莫耽搁,快随我来!”也不等回话,转身领了就走。
赵武一边紧跟上去,一边呵呵笑道:“想不到吃了几年斋,打了几年坐,张三叔还是这么个急脾气。”
“谁说不是。”赵文跟赵武一前一后走着,也笑道:“俺回来时也是被催着走,黑灯瞎火的,好几次差点栽进竹签地里。”
“呿,莫多话!”赵瑜走在两人后面训道:“仔细脚下,且跟着走便是。”
文武二人口中的张三叔,本名张贵,江湖人称铁脚龟,是赵瑜的便宜老子赵橹的拜把兄弟,亦是有名的海盗头子。三年前因故受了重伤,再吃不得海上的风寒,加上无儿无女,没人供养,也不愿意在寨中吃闲饭惹人白眼,赵瑜遂想尽办法私下里拼凑了两百贯,买了道空白度牒【注1】,帮张贵出家当了和尚,有一个法号,唤作至善。几年来,这至善大师就挂单在县城中的观音庙里,也算是把身份洗白了。论身份论地位,他这三叔都不是赵文赵武能取笑的,赵瑜免不得要提醒他们守规矩。
赵文赵武两人对视一眼,吐了吐舌头,再不敢多言,低着头追着至善往前走。赵瑜紧跟着他们,再后面百多人排成一字纵队,鸦雀无声地跟了上来。
众人顺着山路向下走,将将看到山脚路口的鹿角,至善却不再向下走,反转向右行,向南边山林中走去,那里有条小路。
赵瑜一行又跟着至善和尚在跟木栅平行的小路上,高一脚浅一脚走了有半里路。间或有人跌倒,但立刻就被扶起,没有半点耽搁。
又走了几步,前面已经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城墙影子,就要出山了。至善领着众人改向左,朝木栅栏走去。他的脚下没有出现竹签,那里早已被清除干净,变成了一条安全通道。而这条通道正对着的那段栅栏也已被放倒,空出来的缺口恰能容两人通过。
至善站在那个缺口边挥着手,压低声音催促赵瑜等人快点进去。
过了栅栏,正对着的又是一堵院墙,跟栅栏只隔了一条二人宽的窄巷。院墙上一扇小门洞开,赵文一马当先,领着众人鱼贯而入。
赵瑜、赵武这时留在最后,等所有人都穿过栅栏进了城,他们帮着至善和尚一起把放倒的栅栏扶了起来,又重新立回原位。接着三人快速地闪进门内,轻轻地把门掩上。
门内是一个二十步见方的院子,这在小城中已经算大的了,但赵瑜他们从西侧小门进来,一百多号壮汉还是把院子挤得满满当当。院子正门朝南,北面则是一座小殿,供得是南海观世音菩萨,正是张贵挂单的观音庙。
这庙中除了至善外,尚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住持,以及两个没钱剃度的沙弥。当初为了谋划这次偷袭,赵瑜几个月前也曾来过这间庙,见过那三人。当时就和至善计议妥当,行动前要先解决这三个障碍。前面赵文来寻张贵,便帮着他把住持三人砍死在后面的禅房中,没跑得一个。
杀了这三人,至善倒也不用担心后路。原本他当和尚是为了养老,但这两年赵家在昌国的势力大涨,总寨也搬到了衢山岛,要帮他再换个养老的地方不难。不比几年前,蜗居在浪港山的时候,加起来还没县城大的三个小岛连个伸脚的地儿都没有。
赵瑜、陈五、赵文、赵武还有其他几个头领来到殿中,齐齐跪倒向菩萨拜了几拜,至善在一旁点了柱香,毕恭毕敬地供了上去。
这普陀山正属昌国地界,海岛上的人们对南海观音一向供奉甚谨。如赵瑜这般在杀人放火前先拜拜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,在昌国海盗中,确是习以为常。
跪拜祈祷后,众人就在殿中找了地方坐下来,分派接下来的任务。离三更还有段时间,也可以顺便歇歇脚,蓄养一下体力。由于顺利进城的缘故,气氛轻松了许多。
三个蒲团给赵瑜、至善、陈五占了,其他人就散坐在门槛或是地砖上。唯有赵文赵武两人资历浅,没资格坐,只得站在赵瑜身后。
至善盘腿坐在蒲团上,揉着小腿肚子,脸上有些疲色。今天他先杀了三个人,又走了几里夜路,还受了冷风,身体的确有些吃不住。不过他却是姜桂之性,断不肯在小辈们面前服老。
赵瑜看在眼里,便回头使个眼色。赵文心中玲珑剔透,忙上前帮着至善揉腿。那和尚眯起眼,倒也笑纳了。
见至善享受着,赵瑜在旁笑道:“今日里多亏了三叔,没三叔帮忙,我们也进不得这个城。”
至善和尚睁开眼,神色有些不快:“一家人别说两家话。你三叔虽然出家了,但还是浪港寨的人。做自家的事怎能叫‘帮忙’?”
赵瑜低头赔笑,“不是见三叔辛苦嘛,侄儿心里过意不去。”
“唉……”至善不知想起了什么,看起来有些动情,指指赵瑜,“也就你小子有这份孝心。其他人呐……”
赵文见气氛不好,忙插进来岔开话题道:“三叔,侄儿看这观音庙的院子挺大的。要是我们白天分散了混进来,在院子里躲到晚上,不就省了三叔辛辛苦苦地给我们领路了?”
“你混得进来吗?”至善果然给转移了注意力,他嗤笑道:“小子,人笨没关系,但要学会藏拙。蠢话要留在肚子里,别拿出来给人笑。这昌国县城内总共才几户人家?突然一天有一百多生面孔进城,还是赶在年前,任谁都知道不对劲了。再说,别看我这庙小,白天香火却盛得很,人来人往的,你往哪儿藏?”
赵文嘿嘿傻笑。其实他哪里不知,只不过故意让至善显摆罢了。
“二郎,”坐在一边冷眼旁观的陈五突然开口,“该说正事了。”
被陈五打断,至善停了口,脸色悻悻。赵瑜都看在眼里。他敛起笑容,正色道:“五哥说得是。”
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,随手打开后,里面是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熟宣,这是赵瑜前些日进城探查时所绘的昌国城池图。
赵瑜把地图摊在地上,从供桌上取了个烛台下来,压住地图一角。所有人都围了上来。他手指着地图,道:“我前日跟父亲、二叔、三叔还有大哥一起合计过了,谋划得妥当,现在就给大家说个明白……”
赵瑜的计划其实很简单,就是关门打狗。先分两路沿着城墙根下的小路解决城门的守兵,再留下必要的守门兵力封住城门,以防有人出城通风报信。然后剩下的兵力在县城中心的钟鼓楼前会合,直取城西的县衙。平常日子,轮班在县衙守夜的弓手和衙役加起来也不会超过十人,今日又是除夕,更不可能多过这个数字。而且就算在攻打城门时让县衙有了准备,放把火也就是了,县衙后院柴房的位置早探得分明,两个火把一扔,再守住前后门,就可以等着里面的人冲出来送死。
计划虽然简单,倒也足够用了。话说回来,就算想安排些复杂的计划,这些海盗也做不到。
赵瑜把计划一一分说明白,又强调了几个细节。众头领也都点头赞同。收起地图,赵瑜心中感叹,这些海盗都不是口密的人,所以这计划必须到动手前才能让他们知晓,不然一旦提前泄漏出去,那这次奇袭就等于是自蹈死地了。
计划说明后,各人的任务很快也分派妥当。这一百二十人本来就分作十队,每队十二人,其中队正、队副各一。陈五领了四队,他的目标是西门和南门。赵瑜除了北门和东门外还要多守一个山口,便领了五队。剩下的一队留在庙中,等赵瑜陈五开始攻打县衙时,便去守着县衙的后门,以防有人逃脱。这昌国城垣狭小,出了这观音庙只要百十步,中间过座桥,就是县衙后门,最是轻松不过,至善旧伤在身,吃不得累,此事自当由他领着。而赵瑜的几名亲随再加两个哨探,亦平均分作三份,各随一部,权作互相联络之用。
任务分配殆定,便各自领兵而行。
陈五一路,路远先走,四队兵士又从进来的小门鱼贯而出。赵瑜就站在门口,时时抬手拍拍出去的人的肩膀,道声小心。这四队中的有不少都是他兄长的人,平常跟他面和心不和。现在有机会,赵瑜当然要趁势收收人心。
三队过后,陈五就亲自领着第四队准备出门。赵瑜冲着他一拱手,诚恳得道:“陈五哥,一切小心为是。万事拜托了。”
陈五顿了顿,也回了一礼,肃然道:“二郎放心。陈某必不负所托。”说罢便领兵出门向南去了。
陈五走了,便轮到赵瑜这路。赵武领着一队先行。赵瑜回头看向留在庙里的队伍,个个精神焕发,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。
‘看起来确实不错。’赵瑜心中暗暗点头。这一队里都是见过血的汉子,不用担心他们上了阵就拉稀。
“文兄弟,”赵瑜招招手让同样留守在这里的赵文过来,低声叮嘱道:“这次上阵,你别一蒙头的先冲上去,多多看顾些三叔,且跟好了。要是三叔掉了根汗毛,看我不饶你!”
赵文低头答应着,身后至善却叫了起来,刚才赵瑜赵文说话时他早凑了过来,却是听到了:“瑜哥儿你怎么越大越像婆娘了?絮絮叨叨的。三叔当年跟你爹、你二叔横行海上的时候,你哥还在吃奶呢!要你小子白操心!你三叔今天就多砍两人给你小子看看,‘铁脚龟’到底老没老!”嘴里虽然骂着,眯起的眼却暴露他其实心里高兴的很。
赵瑜微微一笑,朝至善躬身一礼,道:“那侄儿就祝三叔旗开得胜,马到功成,大发利市!”引得他哈哈大笑。
赵瑜直起腰,不再多话,领着最后一队出得门去,却是向北而行。
此时城中的鞭炮声愈发地响亮起来。
就要到子时了。
注1:空白度牒:唐宋时,由于僧道等出家人可以免丁钱避徭役,所以想当和尚道士的人很多。针对这种情况,政府一方面通过严格考试来减少僧道数量,另一方面,则把空白度牒当作有价证券出售,以增加政府收入。在王安石变法时,甚至有官员用空白度牒作为本钱,来推行市易法和青苗法。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让唐宋政府乐此不疲,而空白度牒的价格,则时高时低,但多在两三百贯之间。
夜色浓重如墨,赵瑜领着一队沿着木栅下的窄巷向北疾行。[醉][露][网]城里的道路确比山路好走的多,喝口水的功夫就赶回了山口处,而赵武早已站在守山土兵的院子里,指派着手下把几具土兵尸首拖到暗处藏好。
看着赵武指挥若定的样子,赵瑜心中甚喜:‘这小子手脚倒快。’
见赵瑜已到,赵武连忙赶着上前,笑道:“二郎,这样忒容易了。俺冲上来的时候,他们还在放爆竹呢。俺一斧一个,他们连声都没来及出。”
“兄弟们呢,都没伤着吧?”
“没有没有。那几个土兵都袖着手看爆竹,手上连根针都没有,哪能伤到俺们?”
“干得漂亮!”赵瑜笑着拍拍赵武的肩膀,赞道:“越来越出息了。等这次占了县城,就让你下去带条船。凭你的功劳,应该不会有人不服。”赵瑜向来老成,待文武二人如同长兄,用这种长辈的口吻说话却也不嫌突兀。
“多谢二郎看顾!”赵武大喜过望,忙拜倒要谢。
赵瑜哪里肯受,一把把赵武扶住,怪道:“你我兄弟,何须如此多礼。”
赵武跪不下去,便顺势站起,笑道:“这不是规矩嘛。如果不分个上下尊卑,给大郎知晓,怕又是一顿好打……”
听得赵武提到他长兄,赵瑜的脸一下沉了下去。赵武一惊,不敢再说。
见赵武噤若寒蝉,赵瑜只得苦笑。不好再多说什么,便命令道:“时间不多,我带三队人先走。武兄弟你把这儿收拾干净,再留上半队,便赶过来。”
赵武听命,躬身答诺。
留下赵武,赵瑜领兵直扑北门。走不到一里,木栅便到了尽头,两丈高的城墙一下遮住了众人的视线,脚下的道路也突然变宽了。古代建城,城墙脚下必须有一条运送兵员和物资的道路,严禁有人侵占。不比后世,房屋可以倚着城墙搭建。这条道路,也给赵瑜的奇袭带来了便利。
站在路上向东望去,隔着一条入城的河流,昌国县城北门的***正在不远处。
赵瑜等人贴着城墙向前疾行。不断响起的鞭炮声和城墙根下的暗影给了他们最好的掩护。不到十息,就已经潜到河边。越过架在河面上的一座石拱桥,北门就在三十步开外。借着北门两侧城墙上插着的火炬,赵瑜很清楚地看见有七八条身影聚在门前,或蹲或站,在那燃放鞭炮。
三十步的距离,不过几次呼吸。此时不用再隐藏身形,赵瑜提着板斧,一马当先冲上桥头,其余人紧随其后。
七八步冲过石桥,赵瑜的脚步越跨越疾,手中的板斧和着步子逐渐架上右肩。呼吸愈加急促,鼻翼已张到最大,大量冰寒的空气一下被吸入肺里,下一刻,变得湿热又被喷了出来。
还有二十步。
守门的土兵已经有人发现这里的异样。一个面朝这边的指着赵瑜大声喊着什么,但其他人还捂着耳朵看着地上的爆竹。
脚下不停,赵瑜左手按上板斧柄尾,把斧子渐渐举高。心脏极速跳动,仿佛重锤一般敲击着胸腔。
还有十步。
更多的反应过来,都转向赵瑜这边。他们脸上惊骇和茫然交织在一起,结成一个扭曲的表情。
赵瑜屏住呼吸,他的双眼锁住了靠他最近的那个守兵。重斧已举到头顶,只在等待下一刻的劈出。
三步。两步。一步。
赵瑜身子突的一沉,脚下牢牢地钉住地面,所有前冲的动量集中到双手手腕。大吼一声,掌中的重斧全力向前斩去,声如虎啸,势如雷霆。
眼前的目标仿佛陷入了梦魇,面上现出挣扎的神色,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。不过,他也不需要再动了。雪亮的斧刃从他的左肩直贯而入,斩开他前胸的肋骨,带着心肺肝脾从他的右腰破出。没有了心脏,鲜血也失去了喷射的动力,只顺着伤口往外流淌,把断掉的肠和肾也挤了出来,一股刺鼻的恶臭随即在空气中弥漫。等他最终倒在地上时,赵瑜已经又把三人送去和他做伴。
城门内的战斗,开始得快,结束得也快。没等赵瑜带的三队人都冲过来,守门的土兵就已经全变成地上的尸首,单赵瑜一人就斩杀了五个。不过这样的厮杀极消耗体力,他倚墙喘息了一阵,方回复说话的力气。随手指派了一队收拾尸体,他就在等赵武那两队赶上来。
这时,一声尖利的惨叫穿透爆竹声的阻隔刺入赵瑜的耳中。
‘女人?!’赵瑜一惊,忙抬眼望去。不知何时,在连接着南北二门的通衢大道上已高高低低聚集了几十名百姓。他们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北门内发生的一切,刚才的那声惨叫,正是他们中的一个发出的。
‘失算了!’赵瑜暗叫不好。除夕放爆竹,有院子的自然在院子里放,没院子的就会在屋外找块空地放。想这城中,除了钟鼓楼前的广场,还有哪个地方比连接四道城门的十字大路上更为空旷。
眼见得这些闲杂人等就要放声大叫,赵瑜心中大急,惊动县衙无妨,要是让其他城门守兵有了提防,那麻烦就大了。他赶紧提气高喊:“某乃浪港赵二,今夜来此,只为贪官,不伤百姓。尔等快快各自归家,若还在街上游荡,小心刀枪无眼。”
话音刚落,只听得轰的一声,那些百姓就拖儿挈女四散逃去,却连大气也不敢出。

想加盟奶茶店,哪家最好

多比较,多参考
可以暗访加盟过的店,看客流~

加盟奶茶店的话可以选择什么品牌?

开一个奶茶店最重要的是奶茶店铺的位置,其实才是你的营销策略,最后才是你要选择的品牌。现在的消费者来说对于奶茶的认可度不是太忠诚的,还没有达到肯德基、麦当劳的这样的认可度,所以在口感的基础上追求品牌好一些。品牌选择,现在奶茶店稍微知名一点的奶茶品牌是,蜜菓、遇见奶牛、奶茶博士等等。